专题
  内站搜索:
 
当前位置:黔南热线|县(市)频道,网聚黔南,网联世界! >> 平安独山 >> 警营文化 >> 浏览文章
 


胡五爷与酒

时间:2014年08月18日 来源:黔南热线 作者:卢忠诚  投稿邮箱:qnrx999@163.com

    在清山县,要问县长是谁,可能有很多人说不出,公安局长是哪个,恐怕知道的也不多,因为当官的总是走马灯似的,一茬换一茬,谁当官似乎都与平头百姓无关。但提到胡五爷,只要是地地道道的清山人,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 谁都知道五爷是警察,警察就是五爷。连那些还在吃奶的孩子,当他们啃着母亲的乳头依然啼哭不止的时候,年轻的妈妈们用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你再哭,再哭我可要叫五爷了。”

    五爷的名气来源于他对于工作的热情,对邻里邻外老幼们的执爱,以及他幽默的个性。

    他那一身警服从白到黄,由黄转青,可以说是从不离身。即便是退休已十数年,身上常常是那套藏青色的警服,只是褪去了警徽而已。

    五爷原先是我们城区一个派出所的得力干将。在一次所务会上,所长“任命”他为巡逻队长,手下有协警三人,分管县城南部,其中有汽车站、火车站、电影院等治安重灾区,人口两万多,占了县城的一大半。

    五爷的工作是每天带着部下在辖区内巡逻,处理治安案件和民事纠纷。五爷的能耐不用说,这个复杂的片区在他的治理下,几年中竟没发生什么大事。

    一位领导视察过工作后,曾经这么说过:“我看五爷就抵得上一个派出所”。

    可是五爷好酒。每遇酒宴,他总要先入为主,自罚三大杯,然后才与客人比划,接着便在比划中慢慢倒下。

    酒让五爷误事,也生出许多趣事来。

    记得一年春节,县城里迎龙舞狮,好不热闹。这天晚上,五爷全副武装地来到火车站片区巡逻。此时这里的宵夜摊一座座灯火通明,人头涌动,热闹非凡。那些做生意的人大都认识五爷,一些喜欢吃喝的食客也与他很熟悉,他们都争着拉五爷入席。

    几杯酒下肚后,五爷突然记起什么,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警服,告诉大家,他还要巡逻,于是向大家作别,一路走下去。

    谁叫咱五爷的人缘太好呢!没走几步又碰上几个平时的哥们。于是经不住劝,又下了几杯。这天晚上,五爷发扬了连续作战的精神,一连干了好几场,最后由于斗不过酒精,硬是倒在满是泥泞的街道上。这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大喊“抓小偷啦”!五爷争扎着歪歪斜斜地爬起来,只觉胃里一阵痉挛,“哇”地吐了一地。此时小偷被人追着,恰好逃过此地,冷不防踩在五爷的呕吐物上,脚下一滑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五爷见势,立即扑了过去,嘴里还得意地说:“小子,看老子的醉拳厉害不?”几天后,“五爷醉打小偷”的故事便在城里流传开来。五爷为此差点挨了处分。

    “醉打小偷”事件过后没多久,五爷不知从哪里得到这样一则消息,说是要让他到城郊一个派出所当所长。那阵子,他好生高兴,多次到所里“暗访”。

    其时我还是这个派出所的一名民警。五爷每次来访,着装都很正规,一到吃饭时他就回去。我们都在想:难道五爷要把酒戒了?

    说不喝酒那是假话。那次五爷来访时,正逢我们所开半年总结会,所长热情地邀请他参加晚上的聚餐。考虑到今后还要与人家共事,五爷便留了下来。经不住劝的他喝到中途的时候,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枪,便偷偷地溜了出来,把枪拿去放好后,才又返了回去。

    这一夜他醉了,醉得实实在在。

   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,他一摸枕下,枪不在了。问老婆有没有看到。老婆说昨晚就没见过他的枪。急出一身冷汗之后,他围着自家院子转了几圈,怎么也想不起枪放在哪里。上午十点来钟,五爷来到局长办公室。听完报告后,局长当即就禁闭了他。五爷在禁闭室呆了一个小时后,突然记起昨天晚上喝酒时怕把枪丢失,回来把它放到办公室抽屉里,锁得严严实实的。其实这只算是一场闹剧,然而,正是这场闹剧,他的“所长梦”也彻底被击碎了。

    此后五爷逢人便说酒这东西太害人了,他要努力把它戒掉。

    这年秋天,刑警队在外地抓到几个犯罪嫌疑人。由于该团伙人数多,办案人员还要追捕其他罪犯,便向局里请求增派人手。局领导通过研究后,决定让五爷带着两个兄弟前去帮助看守人犯。

    五爷带着两个兄弟乘火车前往。车到都州站时,一觉醒来的五爷感到饥肠辘辘。站台上,卖东西的售货车来来往往,好不热闹。因为是负责人,五爷便叮嘱那两个兄弟看好东西,自己跑下车来,准备饱餐一顿后,再买点东西回去慰劳那两位兄弟。

    售货车里,刚刚出锅的蹄膀、烧鸡正冒着热气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。五爷拿起一只烧鸡,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。这时售货员看到他腰里露出的家伙,知道他是警察,便告诉他有酒水免费供应。

    五爷一听到酒,马上来了精神,心想这是在外地,喝了也这会被领导发现,便把酒接到手中后,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。不一会,一瓶酒便去了大半。

    火车的汽笛一次次拉响,可五爷已进入亢奋状态。尽管售货员一再提醒他不要错过火车,五爷却管不了那么多,一个劲地吃着、喝着。待到把酒喝完,回头看时,列车已徐徐滑过站台。他怀里抱着一大堆食品,随着刚刚起步的列车奔跑着。尽管气喘吁吁地跑了一段路,还是没能赶上。愤怒之下,他将手里那些食品狠狠地砸到列车身上,并愤愤地说道:“要是在我们城里,老子不把你拦下来罚款才怪!”

    …… ……

    五爷退休时,一位局领导在欢送会上总结说:“五爷有说不尽的好,但因为酒,也有犯不完的错,他的优点和缺点总是持平的。”

    事后五爷说:“妈的,以前不会喝酒不让干公安,现在酒喝多了又不能干公安,看来这世道真变了!”



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
 
上一篇:同事老李
下一篇:没有了
 
 
主办:黔南日报社   黔南新闻门户网站·黔南热线 版权所有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 黔B2-20060011 网络经营登记证登记编号:5227001200985-1 备案序号:黔ICP备11003211号
Copyright(C) 2005 QNZ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