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
  内站搜索:
 
当前位置:黔南热线|县(市)频道,网聚黔南,网联世界! >> 平安独山 >> 警营文化 >> 浏览文章
 


同事老李

时间:2014年08月18日 来源:黔南热线 作者:陆绍昕  投稿邮箱:qnrx999@163.com

    老李又吹牛了,说他当年如何如何。我很不屑一顾,总以为自己是警校毕业的,他一个部队转业的,怎么有可比性?
但经过几件事后,我终于“认识”了老李。

    我接管的片区原来是老李的,约有八百多户人家。下片区前,老李就苦口婆心地叮嘱我进门前先唤唤狗,和居民聊天一定要热情。我嘴上答应了,心想这老李怎么婆婆妈妈的。后来一次走访,栽了跟头之后,我才知道老李的厉害。

    那天上午,我来到管区的一户人家,看到一只狗懒洋洋地躲在一边晒太阳,连眼皮都没挑一下。我放心地进了门,谁想那狗气势汹汹地跑过来,我猝及不防地被咬了一口,疼得直叫娘。事后,老李带着我去医院打疫苗。老李老婆是医院的,他跟我絮叨他老婆多么多么优秀,硬是凭着自己的能力从农村来到城市……。我突然想到《大话西游》里那个啰里啰嗦的唐僧。上帝救救我吧,他又来了。

    一次和老李一起值班,电视里正播放扶贫解困的节目,大家热情洋溢地为群众送米送面。我感到十分无聊,就转台看美国大片。这时老李又絮叨上了:

    “唉!就挣那么点工资,要是多挣点,我也贡献一下”。

    “你那点私房钱都在鞋垫里了吧”,我说。

    老李笑眯眯地没有说话,而是把鞋子一脱,那脚趾从破旧的袜洞里钻出来,那臭味差点让我吐了一地。

    “怎么样,私房钱都从这洞里钻出去啦”!老李仍旧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 后来,我下片区来到一鲁姓人家。那家女人四十多岁,见到我时便哭诉说她们孤儿寡母日子过得很艰难,儿子二十二岁瘫在坑上,见到谁都傻笑,连户口都没有,是老李帮忙解决了户口,并找到民政局帮办了低保,还为她在社区里找到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,他们这条胡同的路都是老李周末时用手推车一车一车给垫起来的。听说老李调到别的片区去了,她就说怎么这么好的民警就被调到别的片儿上了呢。我听着心里虽不舒服,但却开始佩服老李了。

    一次值班时脱衣服睡觉,我看到老李胸口有一条长长的刀疤,问他怎么回事?老李说是上学时不懂事,和同学打架打的。我扑嗤了一下,说你那烟鬼样的体格还会打架?没多久,和同行聚会时谈到老李,我才知道了刀疤的来历。

    那是一个周末,老李发高烧在家打吊瓶,忽然接到一位出租车司机报警,说有人要抢他的出租车。老李一边让司机周旋嫌疑人,一边拔掉针头打车赶到事发地点。控制嫌疑人后,老李当即从他身上搜出一把尖刀还有胶带和绳索。出租车司机当时就冒了冷汗。可老李没有想到,那个嫌疑人手臂上还绑有一把尖刀。那家伙抽出刀后,就朝老李胸口捅了一刀。老李与他搏斗,最终制服了嫌疑人并把他押到派出所。到单位之后,老李只说了一句话“我被捅了”接着就昏迷了。事后,医生说好在这刀只捅在心脏的缝隙间,要是再偏一点老李就没命了。为这事,老李立了次二等功。这是怎样惊涛骇浪的场面啊,老李却轻描淡写地说和同学打架打的。

    如今,尽管已四十多岁,但老李活得仍然很带劲,一脸阳光。空闲时候常在走廊里放歌一曲,我们都叫他“走廊歌星”。他还会吹口琴,拉二胡。他常说:“别看我四十多岁,但却还是二十岁的心脏”。

    渐渐地,在老李的感召下,我感到派出所的工作越来越有滋有味了。



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
 
上一篇:他们说我醉了
下一篇:胡五爷与酒
 
 
主办:黔南日报社   黔南新闻门户网站·黔南热线 版权所有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 黔B2-20060011 网络经营登记证登记编号:5227001200985-1 备案序号:黔ICP备11003211号
Copyright(C) 2005 QNZ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