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
  内站搜索:
 
当前位置:黔南热线|县(市)频道,网聚黔南,网联世界! >> 平安独山 >> 警营文化 >> 浏览文章
 


杏花凋谢在茶园深处

时间:2014年05月16日 来源:黔南热线 作者:卢忠诚《那些岁月》选载  投稿邮箱:qnrx999@163.com

    这是二00二年的一件要案。都说这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得晚些。因此,这一年的残冬,天特别冷。

    省民族学院教学大楼前,艺术系二年级学生李杏花正与学姐、学妹们告别。她兴致勃勃地告诉她们:今年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。自考上学校以来,由于家境贫寒,为了挣学费,她都留在省城打工,已经有两年不回家了。
  

    火车刚刚在县城停下,她又急匆匆换上中巴车。
  

    雪花飘飞,寒风刺骨。李杏花隔着车窗,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心中涌起无限遐想,脑海中幻化出一个个绮丽的蒙太奇。
  

    这片土地实在太美了。这是生她养她的一片沃土,她爱这片土地,就象爱她的父老乡亲一样。
  

    由于巴车在路上两次抛锚,错过了家兄接站的时间,当中巴车在距她家一公里处的“募泥河”桥边停下时,天已近黄昏。
  

    这是一条崎岖的山路。这条路杏花走过无数次。在家的时候,她和人打过赌,黑夜里独自一人从家来到镇上。眼下,这条路已被厚厚的雪花覆盖,她孤单的身影在这漫无边际的雪地里更显得渺小。

    李杏花归心似箭,急匆匆地走着,正当她来到那片熟悉的茶园时,厄运降临了。

    一条白影迅速向她扑来,把她死死地压在身下……
   
  

    那天上午,我刚刚起床,正待洗漱出门时,电话突然铃声大作。二中队队长邓辉告诉我:水东乡发生一起杀人案,死者是一位女学生。
  

    我来到办公室时,法医、技术员、侦查员们已到齐。我们迅速向案发地出发。
  

    现场位于水东乡贡皇村的茶园内。茶园纵横几千亩,每当春季到来的时候,漫山遍野一片碧绿葱茏。这里出产的茶叶很有名气,据说还上贡过明代的皇帝。
  

    我们赶到现场时,死者家属和几个村民已守在那里。
  

    死者女性,二十来岁。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,颈部有扼痕,系被强奸后扼颈窒息死亡。从现场提取的脚印看,作案者身高一米七以上,体重在八十公斤左右。
  

    外围调查中,一村民反映:当天傍晚在募泥河边碰见这女孩时,她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白色围巾。但尸检时发现围巾已不在。根据这一情况,我将侦察员分成几个小组,围绕围巾的去向开展调查工作。
  

    尽管外围调查的圈子不断扩大,人也找了不少,但收到的效果却不尽人意。匆匆忙忙中两个星期已经过去。

    那天下午,侦查员张强从邻村带回一条信息:一个叫老雷的光棍,特征和我们要找的对象相似。三十来岁,父母双亡,居无定所。其职业就是放养一群鸭子,住在一个用苇叶织就的鸭棚里,随着气候的变化不时沿募泥河岸迁徙。最近的放鸭地点就在茶园附近。且还有群众反映,他最近还系过一条白色的围巾。

    这一信息令我们兴奋不已。我们立刻找到老雷。

    通过接触,老雷开始称围巾是在乡场上买的,后来又称是在路上捡的。为了核实这条围巾是不是杏花本人的,我们找到杏花的同学进行辨认。一个叫高枫的男孩拿着这条围巾,禁不住泪流满面起来,因为在围巾的一角还绣着一片红色的枫叶。“这象征着我们的爱”!高枫哽咽地说。

    围巾认定后,我们又搜查了老雷可能的住处,终于在他一个亲戚家里找到了死者的所有遗物。
  

   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,老雷低下了头。
  

    案子破了,犯罪的人也伏法了。如今岁月虽然抚平了一切,但那曲卷在茶园深处的女孩孤单的身影却常常在我的脑海里回旋,久久挥之不去。我想,但愿我们努力的结果对她的在天之灵也是一种告慰吧!

 



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
 
上一篇:警车0259
下一篇:他们说我醉了
 
 
主办:黔南日报社   黔南新闻门户网站·黔南热线 版权所有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 黔B2-20060011 网络经营登记证登记编号:5227001200985-1 备案序号:黔ICP备11003211号
Copyright(C) 2005 QNZ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