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
  内站搜索:
 
当前位置:黔南热线|县(市)频道,网聚黔南,网联世界! >> 平安独山 >> 警营文化 >> 浏览文章
 


过 年 记

时间:2014年02月15日 来源:黔南热线 作者:苏刚  投稿邮箱:qnrx999@163.com

    又到过年了,我又不得不想家了。记得刚参加工作那年的除夕夜,同事送我回家,我什么都来不急买,带了一些木耳,花生米,还有我自己在所里腌制的腊肉就踏上了回家的路。坐在车上,思绪就随同窗外的景物飞驰起来,离家已有一年了,不知家里又是什么样子,我不愿去回忆那家的模样,我怕想。

    近了,看到了熟悉村落,看到了家的轮廓,那儿时游玩的小河,山坡,还是原来的样子,没什么变化。家里没开门,我推开门,父亲耳不好,直到我出现在他面前他才知道我回来了,他坐在一个废弃的汽车坐垫上,面前放着一个用炉灶改造成的火炉,没有烟筒,煤气直呛鼻,到处都是煤灰,锅碗盆瓢摆满了他的左右,这不是父亲懒,只是他动不了,由于病症的折磨,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衰老了许多,看到他的样子我很内疚,可他看到我回来还是很高兴,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那“椅子”上站起来欢迎我的同事,接着忙着去做饭,我抢过了他手里的锅自己忙开了。年夜饭就这样开始了,没有什么好菜,父亲一边吃饭一边和我唠叨他近一年来的琐事,我在旁边仔细的聆听,我知道他很寂寞,一年来难得和自己的儿子说上话,平时在电话里也只是三言两语,寥寥几句就挂了,说是怕浪费电话费。吃好后,我收拾好了,他坐在火前喝茶,抽着两元钱一包的烟,在昏黄的灯光下透过缭绕的烟雾,我看到父亲的脸上又多了几道陷得很深的皱纹。父亲一辈子最大的特点就是节约,他所用的东西都可以说都是“古董”级的,从来都不舍得乱花一分钱,这么冷的天,为了取暖,他宁愿睡在床上,说煤炭太贵,穿的袜子里塞着鸭毛,说是穿着很暖和。年三十夜,最好不过的就是一家人坐在火前看着春晚,可我家不这样,电视是有,但已经有十来年没用了,因为没天线,父亲舍不得花那钱。

    在家休息了两天,因为我要回所值班,大年初二,他早早的起来,忙着为我准备回所的东西,一边叮嘱我注意身体,好好工作。吃了早饭,同事来接我回所,上车了,该走了,父亲站在车外,目送着我离开,我透过车窗看到他还站在门口不愿离去,他的身影在我眼里变得了模糊了起来,眼泪在这一刻宣泄了出来……

 



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
 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牛刀初试
 
 
主办:黔南日报社   黔南新闻门户网站·黔南热线 版权所有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 黔B2-20060011 网络经营登记证登记编号:5227001200985-1 备案序号:黔ICP备11003211号
Copyright(C) 2005 QNZ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